大禹與中國工程師學會

 

 

大禹史績

 

今天中國的高速鐵路技術已經攀上了世界最高峰。100年前,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先生創立了《中華工程師學會》,後與多個工程、技術團體再合併正名為《中國工程師學會》。故詹天佑亦被譽為“中國近代工程之父”。

 

華人熟悉的大禹,他終生治理水患,不辭勞苦傷殘,在中華大地上遍留足跡。相傳農曆(夏曆)六月初六是他的生辰。當年,中國工程師學會通過決議,奉大禹為華夏工程之祖,並定陽曆6月6日為中國工程師節。

有關大禹治水的故事,傳統認為他曾治理好特大的江河水氾濫。歷史上黃河的氾濫比長江更為多,所以傳統的推理,一般的認識,大禹是治理黃河水患的。禹放棄了父親鯀傳統民眾先前的堵塞治水辦法,他從水向低流的日常觀察,主張大量的疏導洪水。所以他帶着民眾去了解地形的高低,選擇最佳流向;又要檢查各種土壤的特性,確定九州不同的土質。

 

十三年的治水期間,禹翻山越嶺,淌河過川,帶領着民工,背負着長長的、頂有彩色飄帶的標誌桿,確定各處的高低,規劃水道,設法把洪水引向大海。三度走經家門而不入;連成長後的兒子啟,也不認得父親禹。因為治水有功,人們表達對禹的尊敬和感激,自此尊稱為『大禹』。更受舜帝的禪讓帝位,開創了重要的夏朝,日後啟更繼承父位,開始了中國文化歷史中的重要的一環──姓氏。

中國傳統的古史系統,在前漢時代已經大致確立:盤古開天、經過三皇五帝、到夏商周。從甲骨文的發現,現在可以肯定,商朝和周朝已經進入了文字歷史記錄時代──信史。對於夏代的歷史一直被受學者們爭議的大問題。

1923年,年青的顧頡剛在刊物上發表一文,與大學問家錢玄同教授論古史,極大膽地提出了『層累地造成中國古史觀』。他翻閱了大量有關的文獻,指出傳統中國古代史有三個特點:

1.「時代愈後,傳說中的古史期愈長」。如周代人心目中的人是禹,到孔子時代有堯舜,到戰國時有黃帝神農,到秦有三皇,到漢以後有盤古;

2.「時代愈後,傳說中的中心人物愈放愈大」。如舜,在孔子時只是一個「無為而治」的聖君,到《堯典》就成為一個「家齊而後治國」的聖人,到孟子時就成為一個孝子的模範。

3.我們不知道某一件事的真確狀況,但可以知道某一件事在傳說中的最早狀況。如我們不能知道東周時的東周史,但可以知道戰國時的東周史。

 

有關禹治水的歷史神話故事,最早提出來討論當年的顧頡剛。傳統觀點認為,大禹平服了中國(北方黃河)的大洪水,建立了夏朝。他批駁這一傳統觀點,在《古史辨》中曾明確指出禹是南方民族神話中的最重要人物,而這個神話的中心點則在越地(會稽)。江蘇、浙江一帶亦有大量的大禹歷史遺跡,究竟內裡的因由如何呢?

有學者注意到《孟子》篇中,孟子兩次提及大禹治的水是“水逆行”。大家對中國地理有些認識的話,清楚知道中國地勢西面高、東面低,黃河、淮河、長江都是由西流向東方。歷史上的江河氾濫,洪水均由西向東湧來的。為什麼孟子在短短的《孟子》篇中,反復地簡要陳述“水逆行”!江河水如何“逆行”?

 

在2010年,中國工程師學會眾人趁“上海世界博覽會”之際,更專程到杭州參觀『良渚博物院』。各地發現的夏文化的一項重要標誌──夏的玉琮,就是源自良渚。為何良渚的玉文化要終斷了千年?近年在良渚遺址下層發掘出城垣結構,及曾被海水淹浸過的證據,豐盛的玉文明因5,000多年前的海嘯、海侵,迫使古人逃離災難,不同的族群各散東西,定居中原河洛的夏人,建立了夏王朝。

日本“311”9級大地震、50米高的海嘯災難情景,與電影《2012》描述可能出現的最大海嘯災難極相似。令人們對海嘯氾濫成災的現況有真實的了解。

 

就算現代科技發達的日本,亦表現出如此的無奈。若然有一勇夫能夠帶領族人攀山涉水、逃離這場海嘯災難,更能夠率眾治理因海水淹沒過的農田,找到生活必需的清甜淡水,他一定被推舉成為人類的大英雄、好領袖。因為他的貢獻不是一個小家小群的私利,世人一定會緬懷他的偉大功績。

筆者大腦意識飛越了5,000年,回到堯舜治水年代。在殯儀館靜看道士演繹“買水”程式,他們盛裝而有板有眼的走着“禹步”(道教信徒相傳這是數千年前大禹治水受傷後的特有跛步,道教禮儀中一定要學習的),攀千山、涉千水;過金橋、跨銀橋,千辛萬苦一定要為先人達成心願,在海浸鹽鹼地上端出珍貴的“淡水”!。何其真實。

中國工程師學會推崇大禹與詹天佑,都是我們值得緬懷紀念的工程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