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鐵路之父」、「中國近代工程之父」詹天佑

 

香港中國工程師學會三人於2011年1月21日專程到廣州市拜訪市科協,得到市科協的聯繫和協助,更派出王秋明副部長的陪同、專車到荔灣區『詹天佑紀念館』參觀訪問,得知正準備出版一本全新、篇幅更完整的《詹天佑傳》。這一消息對我學會來說,是極大的喜訊,正值“中國工程師節”的100周年慶祝活動,新書的到港,肯定會引起香港工程、科學、文化、歷史等各方面朋友的關注。因為,100年前中國由西方引進的鐵路交通技術,詹天佑的一生與中國鐵路結下不解之緣,現在中國的高速鐵路技術已經攀上了世界高峰,讓我們更好緬懷這一位生於南國的『中國鐵路之父』、『中國近代工程之父』。

 

現就整理一些網上資料先作簡要的介紹。

 

 

 


詹天佑先生簡史

 

詹天佑(英文譯名:Jeme Tien Yow,1861年4 月26日-1919年4 月24日),字眷誠,號達潮,安徽省徽州府婺源縣人氏,寄籍廣東省南海縣,是中國首位鐵路工程師,負責修建了京張鐵路等工程,有「中國鐵路之父」、「中國近代工程之父」之稱。



學生時代的詹天佑

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曾祖父詹萬榜攜家眷到廣州經營茶葉生意,定居北門外拱宸坊。嘉慶二十一年(1816 年),祖父詹世鸞遷居西門外十二甫。為後代能在居住地參加鄉試,詹世鸞申請入籍廣州府南海縣,並於1820年獲准入籍。詹天佑父親詹興洪一代,茶葉生意已趨沒落,家境日益貧寒,詹興洪在南海縣西關一帶,以刻章、代寫書信為生。

1861年4月26日,詹天佑誕生在西關十二甫,詹天佑在其履歷中,自稱「廣東南海縣民籍」。其實,詹天佑是地道的廣州西關人。

1872 年,清末革新思想家容閎在香港招考幼童。詹興洪的好友譚伯邨,在澳門經商,見多識廣,很有開明之見,力勸詹興洪夫婦送詹天佑報考出洋。譚伯邨是中山人,很喜歡詹天佑,認為他聰明堅毅,將來定有所成,於是早早地把四女兒譚菊珍許配了給他。詹興洪後委託譚伯邨帶上詹天佑到香港報名,詹天佑幼年就讀私塾,學習很好,到香港報考成功,剛剛12歲的詹天佑考進了幼童出洋預備班。1872年8月,包括詹天佑在內的首批清代官派美留學幼童30人遠赴美國。

詹天佑在美國入小學、中學學習後,在1878年以優異成績進入耶魯大學,修讀土木工程,鐵路專業。1881年5 月,以「碼頭起重機研究」為論文畢業,得哲學學士(Ph.B)學位。同年,清政府撤回所有留學生。百多名歸國留學生中,只有詹天佑及唐紹儀能及時取得學位。



回國初期

詹天佑回國後被派送到福建馬尾船政學堂學習駕駛,之後到福建水師旗艦「揚武」號任炮手,曾參加馬尾海戰。福建水師覆亡後,1885年調到廣州黃埔水師學堂任教習,曾勘製廣東沿海海圖。1888年,轉入由李鴻章、伍廷芳興辦的中國鐵路公司,於英國工程師金達(Claude W. Kinder)之下任見習工程師並得到學以致用的機會。詹天佑最初參與興建連接唐山至天津的唐津鐵路中塘沽至天津段的津沽鐵路鋪軌,之後很快便得到金達的賞識,升任工程師和地區工程師。

到了1890 年,中國鐵路公司修築天津至山海關的津榆鐵路,當中需要在灤河修建橋樑。工程最終交由詹天佑負責。他以氣壓沉箱法,用中國工人建造橋墩,成功築起了橋樑;解決了之前鐵路公司聘用英國、日本、及德國工程師都未能解決的工程問題。自此詹天佑漸露頭角,擔任了京津路、萍醴路等的鐵路建設。1894年獲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選為會員,是首位進入該學會的華人。

1902 年,袁世凱為了得到慈禧支持興辦鐵路,建造來往高碑店至易縣的新易鐵路,以供慈禧祭祖時乘坐。詹天佑被任為總工程師,以四個月時間及低廉的成本建成了鐵路。雖然這只有37公里長的路線沒有很大的實質作用,但卻是首條由中國人自行修建的鐵路。




1909年10月京張鐵路建成通車時的詹天佑



之後清政府準備興建連接北京至張家口的京張鐵路。由於這條鐵路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英國及俄國都希望得到建造權而相持不下。然而,在英國、俄國的鐵路高級計劃測量師和工程師在經過多次的探勘之後,紛紛打退堂鼓。因為燕山山脈群中有不少的陡峰,其中被選為「第二隧道」的燕山二號峰其大部分的構成材質多為花崗岩以及玄武岩,很難使用一般的「炸隧開道」的方法。結果在袁世凱在1905年決定不用外國資金,亦不使用外國人,全部由中國自行修建京張鐵路。詹天佑被任為總工程師,之後更兼任鐵路總辦。京張鐵路全長約220公里,由於要經過長城內外的燕山山脈,需要興建不少隧道及橋樑,工程相當複雜。當時有部分外國人質疑中國人自行建造這條鐵路的能力;詹天佑亦明白工程艱鉅,並關係到中國工程師的聲譽,但仍然堅持努力嘗試。詹天佑從三條他親自勘定的路線中,選擇成本較低的一條。另一條他認為較好,但因造價較高而被迫放棄的路線(後來在1949年後建成為豐沙鐵路)。最終京張鐵路在四年後的1909年8 月11日建成,10月2日通車,施工時間比原定縮短了兩年;而建造成本亦比原來預算節省三十五萬兩白銀。鐵路上有四條隧道,其中八達嶺隧道長1,092公尺,採用豎井方法挖掘;另外有二百米長,鋼架結構的懷來大橋;此外還在八達嶺段(盡是懸崖峭壁)則使用了「人」字軌道攀斜,解決了地勢險要的問題。京張鐵路的成功建造,不單是中國近代工程史上的重要成就,對正掀起民間自辦鐵路風氣的中國亦起了很大的激勵作用。





詹天佑像,位於張家口南站


詹天佑修建京張鐵路期間,釐定了各種鐵路工程標準,並上書政府要求全國採用。中國現在仍然使用的4尺8寸半標準軌、鄭氏自動掛鈎(Janney Coupler,亦稱姜坭車鈎、鄭氏車鈎,美國人Eli Janney所創,但常被誤以為是詹天佑所發明而稱為詹氏鈎,其實只有些微修改而已。)等等都是出自詹天佑的提議。此外詹天佑亦着重鐵路人才的培訓,制定了工程師升轉章程,對工程人員的考核和要求作出明文規定,並且定明工程師薪酬與考核成績掛鈎。京張鐵路堷訓了不少中國的工程人員,詹天佑所製定的考核章程亦成為其他中國鐵路的模仿對象。

京張鐵路建成後,詹天佑獲宣統賜工科進士,任留學生主試官等職。1910年,任廣東商辦粵漢鐵路總公司總理兼工程師,1912年兼任漢粵川鐵路會辦,負責興建粵漢及川漢鐵路。此後一直定居在漢口俄租界的鄂哈街9號(今洞庭街51號)。同年成立「中華工程師學會」,並被推舉為首任會長。民國成立後,於1913年獲政府委任為交通部技監,1914年獲頒授二等寶光嘉禾章。1916年,獲香港大學頒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1919年初,受命往海參崴和哈爾濱任協約國監督遠東鐵路會議中國代表。4月因病回漢口,4 月24日病逝,終年五十九歲。

詹天佑與其妻譚菊珍埋葬在京張路青龍橋火車站附近。1922年青龍橋火車站豎立詹天佑銅像。1987年,附近再建成詹天佑紀念館。



故 居

鐵路之父和逝世京張鐵路


2004年,中共廣州市荔灣區委、廣州市荔灣區人民政府決定重修十二甫詹天佑故居,同時建立詹天佑博物館。詹天佑故居地處恩寧路十二甫西街芽菜巷42號,是詹天佑出生和童年生活的地方,原址為二層半的西關大屋式建築,佔地面積僅40多平方米,且相當破舊。

2002年10月,荔灣區教育局為改造「麻雀學校」十二甫西小學(現更名詹天佑小學),開始擴征周邊舊民居,詹天佑故居也被納入拆遷紅線內,經荔灣區部分政協委員的及時提議,保留下故居及鄰旁的水月宮,開發成詹天佑故居紀念館,作為愛國主義教育場所和名人故旅遊景點。

整修後的詹天佑故居紀念館分為故居、紀念館四個房間和前後花園等部分,佔地面積擴大至200多平方米,比舊址擴大五倍多。詹天佑故居及紀念館,現已恢復成舊有的西關大屋格局,建築立面選用傳統的青雲磚,正面兩個出入口均設有角門、(木趟)櫳門和厚重的木門,牆面上有滿洲窗,兩側前後花園也可通行。故居大廳的布局參照的是一張攝於19世紀80年代詹天佑在廣州家中所拍的玻璃底片,底片上有八仙桌、八仙椅等酸枝傢具,牆上掛着名人字畫,還有幾個鑲滿照片的鏡框,這張玻璃底片在故居封藏了一個多世紀後,在2004年偶然被發現。

詹天佑修建京張鐵路,在開鑿居庸關和八達嶺兩個隧道時,將地勢陡險、坡度大的八達嶺設計成「人」字路線,使列車順利行駛,此舉成為鐵路建設的一大創舉,因此修葺故居時特地在紀念館前花園搭建了微型的「人」字形京張鐵路和八達嶺長城以作為紀念。